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聚才修身的博客

哈哈笑笑哈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亿元副司长”的“三严三实”都去哪儿了?  

2014-05-19 07:38:13|  分类: 时事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亿元副司长”的“三严三实”都去哪儿了?

       一亿现金到底是个啥概念?相信很多网友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。近日,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(正处级)家中竟然被查出亿万现金,执法人员从银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,因工作任务强度过大,竟当场烧坏4台。这听来像是传说,却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身边,令人唏嘘、咋舌。由此,网友们想像的翅膀被打开,数学潜能也被激发出来了。面额百元的一亿元,重约1.15吨,能装满32个拉杆箱(20寸、37升容量);摞起来有100米高,相当于33层高的大厦;铺开面积约1.67个足球场;连起来长度155公里……

    真可谓没有做不到,只有想不到;没有最贪,只有更贪。一个正处级干部,在遍地是官的北京一抓一大把,充其量只能算个苍蝇级别的官儿,却能从其家中搜出上亿元现钞,姑且不说其房产、存款、名车等财产如何,单就这一亿元现金,就足够雷人了!如果从2008年魏鹏远任现职算起,仅这亿元现钞就意味着,他每天至少要将5万元人民币装入私囊。

    “三严三实”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进作风建设的重要论述。其内容言简意赅:既严以修身、严以用权、严以律己,又谋事要实、创业要实、做人要实。讲话的对象,显然是针对手握权柄的为官者。从字面上讲,“三严三实”简单明了,一目了然,没有什么弯弯绕绕,即做官要做焦裕禄式的干部。但要把四个字落实到每一名领导干部身上,就非常难了,不然我们的领导干部岂不都成了“孔繁森”,何以出现那么多“王宝森”?

    “亿元副司长”同“三严三实”的距离有多远?可从魏鹏远与焦裕禄的比较中得出结论。外表上看,两者之间或许并没太大差距,据说魏鹏远同很多贪腐官员一样表面上一本正经,言语冠冕堂皇,即使在“出事”前夕仍就慷慨激昂讲话、高调出席活动。负责煤炭项目改造、煤矿基建的申批和核准工作的魏鹏远,向来以“严卡审批项目”而广为人知,但行业内的人更知道,他是“不做工作不批”,只到钱给的到位了,他说行就行,不行也行。如此一来,上亿元的天文数字就轻飘飘地化作一摞摞钞票,源源不断地进入魏某人的私囊,想不发大财都难。

    再看焦裕禄,他的“严于为官”相比魏某人的“严卡”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当人民群众有难时,他深情表达“我是您的儿子”;为治理兰考水沙碱“三害”,他在兰考工作的一年零四个月里,靠骑车走路,踏遍了全县149个生产大队中的120多个,住牛棚下大田,蹲点调研,并且能用嘴品尝出各类盐碱土的味道;即使在病痛折磨难忍的生命最后时刻,他心里依然想着如何带领兰考人民改变家乡面貌。他两袖清风来去,亲手起草的《干部十不准》,成为党风廉政建设的生动教材。

    在过去的两个月间,习总书记之所以两访兰考,一再强调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,就是要让焦裕禄精神穿越半个世纪的历史时空,再次成为广大党员干部“照镜子、正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”的标杆。

    多年来,我们党涌现出很多焦裕禄式的好干部,但也隐藏着不少魏鹏远这样的腐败分子。每一个领导干部都应该扪心自问:“三严三实”你有没有?对于腐败官员,不仅要令其本人深刻反省,悔过自新,更要求我们的纪检监察机构能明察秋毫地将之绳之以法,包括“老虎”和“苍蝇”,也包括纪检监察机构的不法者。前不久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“带走”的案例,再次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,反腐没有禁区和特区,中纪委官员自然也没有享有免于监督的特权,每一个官员都在制度监管之下。抓住魏鹏远、魏健以及诸多“老虎苍蝇”,只是反腐的阶段性胜利,离人民的期盼还有很远。只有让焦裕禄这个跨越世纪的标杆熠熠闪亮,筑牢反腐“防火墙”,把权力彻底关进笼子里,让腐败者四面楚歌、无处藏身,我们的“三严三实”才算真正落在实处。(董聚山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